|   |   |  官方微信

站内搜索
首页  > 企业文化 > 文化生活

我们致力于打造“活力 阳光 人文 幸福”的企业,让员工快乐工作,幸福生活。

《梁启超家书》:还原一个真实的梁启超

扉页印着清秀字迹:宝贝们都好吗?落款:爹爹。就这样触到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,引我一页一页读下去。
   《梁启超家书》用任公(梁启超的号)和他九位子女的近400篇家书给我们呈现了一位慈爱、温柔、博学、为子女计深远的父亲。九个子女人人成才,各有所长,有好几位成为共和国历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,与其教育方式和方法是离不开的,也足见梁启超作为一个父亲给孩子们的影响有多深远。
    对于梁启超的印象,大多数人可能还停留在历史书中寥寥数笔的描述: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活动家、启蒙思想家、资产阶级宣传家、教育家、史学家和文学家、戊戌变法领袖之一。后来说到他保皇守旧思想等,谈到他的一生,我们总是离不开政治、离不开混乱的时代。殊不知,在子女的家庭教育中,任公有我们所不知的一面,这个形象更为真实、饱满、有血有肉。


    慈父之爱
  任公从不吝啬表达对于孩子宠溺的爱,常常家书的称呼都是“宝贝思顺(大女儿)”、“宝贝们”、“大孩子小孩子们”等等,他在1922年11月致思顺书中写到:“忽然想起来了,据廷灿说,我那晚拿一张纸写满了‘我想我的思顺’、‘思顺回来看我’等话”。可以想象到一个微醺的父亲,伏在案头,思念远在重洋的女儿,在纸上一遍遍写着女儿名字的情景。这份思念异常的真切。
  类似这样的语句常在家书里见到,梁启超对于子女的爱表达的热切又自然,比如常常提到“老白鼻”(思礼)的活泼可爱给自己精神带来的巨大慰藉,亦或是自豪于庄庄(思庄)的聪颖好学,也有因为没有收到儿女的来信而心生挂念。他在信中对于九个儿女的爱不偏不颇,饱含深情。
  家书的内容很琐碎,除了聊表思念以外,更重要的是对儿女生活、学业、感情的关怀。几个孩子都在美国或加拿大接受高等教育,学费高昂,梁启超常常在信中提到汇寄了多少钱给孩子们读书,让他们查收。这其中每每提到留学的费用,都总是宽慰孩子,要他们不要过于苛刻地过生活,也不要担心家庭,只要不是乱花钱,读书所费是应该的。
    对于子女遭遇的困境,梁启超表现出一个父亲的慈爱和关怀。1926年林徽因的父亲中弹身亡,梁启超担忧思成和徽因的思想状况,给思成的信中写到:“徽音遭此惨痛,唯一的伴侣,唯一的安慰,就只靠你,你要用尽你的力量来开解他。人之生也,与忧患俱来,知其无可奈何,而安之若命。”即使是儿媳妇,梁启超所表现出来的父爱也让人动容。


    人生的指引
    家书的特别之处不仅在于思念及生活琐事,还涉及人生哲理,有些道理讲得很浅显易懂,却不乏深刻。可以说,九个儿女各个成才的秘诀,在这本家书里可以窥视一二。任公常常就着生活琐事或者时局政治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,这些看法透露出他的智慧和思想,给孩子们如何做人,如何成才指引了方向。
   1923年思成因为车祸导致原来出国留学的计划暂缓,梁启超在致思成的家书中写到:“人生之旅历途甚长,所争决不在一年半年,万不可因此着急失望,招精神上之萎靡。”1925年7月,思庄在加拿大考大学的期间,任公在给孩子们的家书中这样说:“至于未能立进大学,这有什么要紧,求学问不是求文凭,总要把墙基越筑得厚越好。”对子女如此宽厚的慰藉和理解,不是一般家长可以做到的。1927年思成在学业上有所迷茫,梁启超在家书中这番告诫:“我生平最服膺曾文正两句话:莫问收获,但问耕耘。将来成就如何,现在想他则甚?着急他则甚?一面不可娇盈自漫,一面又不可怯懦自馁,尽自己能力去做,做到哪里是哪里,如此则可以无入而不自得,而与社会亦总有多少贡献。”
    这样的安慰、宽慰、理解、告诫、训导在家书中处处可见,从道德、休养、心理多方面给孩子正确的指引,以自己的阅历和踏实的态度,作为子女的楷模,以此感染和影响子女的人生价值观。即使现在读来,也受益匪浅。


    为子女计深远
   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”,为子女人生、职业、生活费心规划的,也是梁启超家书中重要的部分。但这种规划不是强制的,以建议的形式出现,让孩子自主选择,又体现出尊重子女意见的豁达。
  对于思成专科于建筑,他颇有忧虑:“关于思成学业,我有点意见。思成所学太专向了,我愿意你趁毕业后一两年,分出点光阴多学些常识,尤其是文学或人文科学中之某部分。”在思成和徽因结婚以后,准备回国之际,他多次建议夫妻俩去北欧和南欧游历,见识一下欧洲建筑的历史和风光,以供他们日后学习和工作所用。对于子女所学专业,梁启超也有自己的看法,思庄大学二年级需要选专业,他建议让思庄选择生物学等自然科学类,一来国内此学科的研究是空白,女孩子学的就更少,思庄可以开这个先河;二来家中子女所学有建筑、考古、文学等,自然科学类较少;三来外国这方面研究领先,可以学成归国做贡献。当然他没有强制女儿一定要选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最后的决定权依然放在子女的手中。
  就像子女婚姻之事,他奉行自己的哲学:“由我留心观察看定一个人,给你们介绍,最后的决定在你们自己。”女婿周希哲、儿媳林徽因皆是如此方法选得。先不说这种确定婚姻的形式是否合理,但是抛弃了旧时代父母包办婚姻的枷锁,由父母和子女共同选择,不失慎重,更体现民主。
  梁思超共九个子女,51岁才得思礼,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,幼子的未来,他也计划稳妥。对幼子的期望和未来发展,在给大女儿的信中一一表露,托付大女儿及其他几个较为年长的子女,照顾幼子幼女,以让自己在百年之后得以宽慰。
  
     一个半封建时代的学者,在子女教育上却体现出了少有的宽严并济和民主理解。他用自己的一生来做榜样,在字里行间告诉子女做人、做学问的道理,并给予生活和情感上的抚慰和关怀。现代社会我们虽然无法复制这个家庭的教育模式,无法还原那个时代的历史背景,但是家书中的很多思想值得我们借鉴,无论是为人父母还是为人子女,都受益匪浅。(朱蔓)

网站地图  |   资料下载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投诉建议  |   管理后台

©中建四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  地址:广州市黄埔区科学大道与神舟路交汇处绿地中央广场C2栋7楼  邮编:510670 电话:020-66353535    黔ICP备1400108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