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  |   |  官方微信

站内搜索
首页  > 企业文化 > 文化生活

我们致力于打造“活力 阳光 人文 幸福”的企业,让员工快乐工作,幸福生活。

快乐的童年
记忆中,那是个每天都是暑假的年月。
    一群小屁孩在院子里大吵大闹。跳皮筋,丢沙包,躲猫猫,城门城门鸡蛋糕,要花篮,办姨妈(过家家),踢电报······每天,我们变着花样的开心,玩饿了就回家吃饭,吃饱了就接着出来玩,就这样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。
    一群威武的男孩
    那时每次见到他们,不是手里拿着棍子,就是“宝剑”,或者什么“武器”,严肃认真的讨论着昨天神斗士星矢的剧情,因为大家都看过好几遍,情节记得有些混乱,争论不休,于是各自扮演着自己喜欢的角色开始战斗。有的喊着“阿留跟”,有的喊着“天马流星拳”,反正是各怀绝技,互不相让。那时我很好奇,他们怎么会这么多武功,还比划得有模有样,嘴里配着声音。在我们女孩子眼里,他们很无聊,整天就是打打打。事实证明他们的游戏真的很无聊而且还经常被抓回家“家法伺候”,所以每次都打不了多久就跑过来加入我们女孩子的队伍。可是我们向来只带其中一两个听话的玩,不听话的那几个就开始捣乱,把我们辛辛苦苦搜集来过家家的道具打得支离破碎,愤怒的女孩们拿起武器反抗,满世界的找这些讨厌的捣蛋鬼报仇,打着打着,在一个“领导者”的带领下,我们开始玩躲猫猫,战争终止。这是一场永远都没有结果的战争。
    一群如花的姑娘
    那时我们每天玩耍的场地是父母工作单位行政办公楼前的操场,这座行政办公楼承载着我对家乡,对儿时的太多回忆。一个名存实亡的国营农场是父母的工作单位,一个破旧的行政办公楼是仅剩的还在办公的场所,一群停薪留职自谋生路的职工就是我们的父母和家人,一群正在长大的不知愁滋味的孩子就是我们。
    记得那个办公楼外形很像天安门,因此在我们心目中有很伟岸的形象。红墙青瓦木窗户,正前方有一块方正的石阶,就像一个小舞台,那是我们女孩子的领地。记得有一个“六一”,我们精心的准备了一场晚会。排练节目,准备道具,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贡献出来,还悄悄的把妈妈的化妆品偷出来化妆。晚会有主持人,有礼仪小姐,有唱歌的,有跳舞的,每个人都必须出节目,还有奖品,评委就是我们自己。我们用蜡烛布置舞台,还在门上贴了很多画装扮,晚会开始了,有几个老人和我们一起分享节目。在洁白的月光下,我们带给这些老人很多欢乐,结束时,有个奶奶问我们下一次表演是什么时候,我们开心极了。
    我们每个女孩儿都有一个洋娃娃,我们相约着在某一家给洋娃娃做衣服,剪了一地碎布,但是最后谁也做不出来。我们喜欢去捡漂亮的玻璃渣子,把它当成宝石摆在路边卖,引得大人们哈哈大笑。我们还会计划着一次野炊,把家里的锅碗瓢盆偷出来去山上做饭吃,最后把锅熏得黑漆漆的拿回家,善良的父母没有责怪我们,当然也有被揪耳朵的。那时,我最羡慕的是别人有六块布做的沙包,各种颜色的布拼在一起,装着软软的米或玉米。因为善良的父母觉得装沙子砸在身上会疼,所以给我们装上米。可是我的妈妈不够心灵手巧,我从来没有拥有过一个精致的沙包,至今表示遗憾。但是我的妈妈最有文艺范儿,经常带我们去照相,在油菜花地里,在学校那条绿荫大路上,在荷花池边给我们留下了童年的影像。
    我们当中有一个传奇的女孩儿,她很安静,经常呆在家里,偶尔出来跟我们玩一下,让我们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。因为她很勇敢,看上去好像打架很厉害的样子,虽然我们都没见过她打架,但是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很敬仰她,所以被我们封为大姐,她也就成了我们女孩子的保护神。每当我们被调皮的男生欺负时,都会恶狠狠的恐吓他们说“你们等着,我们去告王某某,有本事不要跑。”他们就会一哄而散,她的名字仿佛就是正义的化身。当然我们不会去告她,因为我们都知道她奶奶不许她出来玩,每次出来不到半小时就会被抓回去,我们都很同情她。现在想想,也不知道当时她的威信是从哪里来的,总之我们依仗着她精神上的保护,跟那群讨厌的男生和平相处每一天。不知不觉,我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最有意思的是,不仅她的家人操心她的终身大事,整个生活圈的叔叔阿姨,伯伯婶婶都很操心,每个人都怀疑她很难找对象,因为她实在像个男孩子。可是就在2011年,这个曾经因为扎辫子被我们嘲笑的女孩结婚了,我们集体为她祝福。从此,这个传奇的姑娘将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。那些传奇的故事会随着时间的沉淀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中。
    那些无厘头的游戏
    有时候我们这些孩子真是让大人们头疼,总是发明一些新玩法让他们抓狂。因为我们住的都是带院子的房子,从厨房到客厅要经过一个院子,有时人在厨房里听不见前门有人敲门,有的家庭就装上了门铃。这个按了就会有人来开门的玩意儿让我们这群孩子好稀罕,没事就去按一按,按了就赶紧跑,猫在角落看那家人出来开门,然后哈哈大笑。次数多了,这些善良的大人们也无法忍受了,开门以后会对着空气威胁我们,因为他知道我们就在角落。但是我们就像打不倒的小强,顽强的坚持着这项游戏,直到装门铃的这几家把门铃拆掉。
    还有到了收稻谷的季节,田地里的稻谷都收了,留下一块一块干净的旱田,上面还堆着晒干的稻草,我们趁没有主人在,把他家的稻草拆开在稻田里铺成厚厚的垫子,然后从田坎儿上往下跳,空中做出各种姿势,厉害的还可以前空翻。直到被主人发现,拿着棍子满世界的追我们。我们纷纷逃窜到家里把门关紧紧的,还觉得很好笑。风波平息后,又敢大模大样的跑出来玩儿了。还有很多很多,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,那些胆大包天的游戏,填满了我的整个童年。
    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·······他们已经被风吹走,散落在天涯。(韩幸)

网站地图  |   资料下载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投诉建议  |   管理后台

©中建四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  地址:广州市黄埔区科学大道与神舟路交汇处绿地中央广场C2栋7楼  邮编:510670 电话:020-66353535    黔ICP备1400108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