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  |   |  官方微信

站内搜索
首页  > 企业文化 > 文化生活

我们致力于打造“活力 阳光 人文 幸福”的企业,让员工快乐工作,幸福生活。

无论在哪,都不要放下书本
放下《娱乐至死》,我读懂了波兹曼的焦虑。“它是声计电视文化的檄文:难道我们要把自己娱乐死?这一声喝问绝非危言耸听,我深信它是我们必须认真听取的警告。”周国平如是说。
    世界上曾经有两个人对他们的未来文化作出了两种截然相反的预言,乔治·奥威尔曾在《一九八四年》中预言人们将会遭受外来压迫的奴役,失去自由,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。赫胥黎则在《美丽新世界》中表达了另外一种忧虑,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,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科学技术。时至今日,成为现实的,是赫胥黎的预言,而不是奥威尔的预言;毁掉我们的,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,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。
    作为我这一代人,在上高中以前所获得的知识,绝大部分是从书本(纸质书本)上获得的,这也许和我的启蒙老师是位博学的语文老师有关;但自从高中以后,电脑以惊人的速度在全世界普及,我们不再需要去图书馆借书、查资料,不必再去书店去买,所有的信息只需要在网络上使用搜索引擎轻轻一点,大量的相关信息便汹涌而来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新华书店、图书馆的读者越来越少,而中国的网民却以几何级数增长。
    作为当今社会最为依赖的媒介,互联网改变了人们获得信息的途径和速度。让我们回过头来,看看两位预言者所预言的实质,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,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,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;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,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;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,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;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,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、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。对比现实社会,此时此刻的我们处在一个信息爆炸的环境当中,精华与糟粕共存,但人们已没有兴趣和热情去筛选它们,因为面对着如此汹涌的信息浪潮,任何筛选都是杯水车薪、螳臂挡车。
    确实,互联网的出现让任何限制信息的举措成为徒劳,但作为信息受众的我们,却在此过程中不断的变得麻木、迟钝。于是,我们对信息的渴望,或者说是对知识的追求不复存在。环视我们的生活环境,我们已经习惯接受大量的二手信息,而懒于亲身体会;我们已经习惯便捷的及时通讯,而不再愿意花时间去进行长篇评论或交流;我们习惯于从百度,google中找寻大量的相关人士对于相关事物的见解与评论,却从未自己花时间去总结;由于图像信息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据的比例越来越大,我们已经习惯于对外表光鲜的事物趋之若鹜,反之呲之以鼻,因为我们失去了对内涵探求的耐心。所有的一切,似乎都在证明,我们原以为被我们利用的先进媒介,正反过来制约、改变我们的思考方式、认识论、甚至世界观。
    或许是我们该反省的时候了,我们应该给书本一个它本身应有的地位。书,代表了严谨、权威、真实和深刻。很多时候,因为它其中晦涩的语言或者是高深的道理不能让很多人接受或理解,所以它远远比不上目前“泛娱乐化”的网络、电视等数码媒体,我并非指这种先进的媒介工具不好,它毕竟是时代前进的潮流,但关键在于,目前这种媒体,很大程度上把不该娱乐的东西也娱乐了,这就要命了。
    书仍然是我们获得知识最可靠的来源,它带给我们的,是严谨的理论、权威的知识、经过实践检验的技术、经过时间沉淀的真理。书中的道理,即是我们做人的深层次本质——严谨求实、戒骄戒躁。(万翔)

网站地图  |   资料下载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投诉建议  |   管理后台

©中建四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  地址:广州市黄埔区科学大道与神舟路交汇处绿地中央广场C2栋7楼  邮编:510670 电话:020-66353535    黔ICP备14001084号